首 页 综合新闻 学前教育 基础教育 高等教育 职业教育 家庭教育 国际教育 民族教育 思想理论 书香校园
首页>检索页>当前

新征程,德国擘画教育蓝图

发布时间:2018-07-13 作者:俞可 廖圆圆 来源:永利娱乐

7月9日,李克强总理在柏林与德国总理默克尔共同主持第五轮中德政府磋商。该磋商是中国与西方大国建立的第一个政府首脑级别对话机制。鉴于中德新一届政府今年3月几乎同步组建,本轮磋商是两国内阁首次全面对接。以“德国,一片希望的田野”这份诗意为愿景,默克尔为其第四个总理任期擘画一幅教育蓝图。

重点:扩张财政

德国新一届联邦政府推行公共教育财政经费扩张策略,为各级各类教育增加100亿欧元的财政支出,并实施联邦政府强势投资计划,在2025年之前投入财政资金20亿欧元,以实现全日制小学全覆盖,并把职校设备改善强势投资计划纳入其中。为提升幼儿保育质量,德国联邦政府将提供35亿欧元财政支持,制定优质托幼机构促进法,并追加10亿欧元的国家助学金,用法律确保学徒津贴最低保障,增加国家助学金名额与金额。德国计划在5年内实施财政支出高达50亿欧元的数字化学校建设计划,为协调远程高等院校设置一个名为“开放大学网络”的平台。

如果说,上述各项计划旨在提升教育公平与质量,那么,德国新一届联邦政府亦致力于提升教育治理能力,决定设立国家教育咨议会,以基于实证研究的决策咨询来增强教育透明度与可比性;设立一个名为“为后继有人而强化职业教育”的联邦议会调查委员会,为职业教育可持续发展保驾护航。这些纳入默克尔执政纲领的举措既是执政各党博弈的产物,亦为议会各党对峙的成果。

在德国,大选往往拿教育说事。联邦大选前一周,国家电视一台展开民意调查,64%的民众把教育政策视作最大话题,高于打击恐怖主义和增强养老保障。当然,教育话题虽无助于胜选,但必定有助于败选。去年5月,德国人口第一大州北威州的社民党便因屡遭诟病的教育政策而悻然下台。2017年9月的联邦大选,默克尔领导的联盟党自诩为“优质教育与培训的担保人”,其最大对手社民党意在打造“最佳学校”,左翼党以“共同体学校”来塑造“优质教育”,绿党主张国民教育全程免费,自民党把“办全球最好教育”写在竞选纲领标题上。提升教育质量,乃德国各党共识。

难点:解绑禁令

相比政党林立,诸侯割据更具德国典型性。德国是联邦制国家,遵循1949年颁布的《基本法》(即德国宪法)精神,文教属各州主权。1949年建国,联邦内阁直至1970年才增设负责科研与文教事务的职能部门,但其教育政策影响力仅限于与各州政府共同担责的高校科研与基建,由1976年出台的《高校总纲法》(Hochschulrahmengesetz)来规制。2006年由联盟党主导的联邦制改革终结《高校总纲法》,阻止联邦政府以计划性财政支持来干涉各州的高等教育事业,规制联邦政府的权限仅囿于具有国家战略意义的基建与科研以及教育国际化,且须征得各州政府的首肯。此即合作禁令(Kooperationsverbot)。

德国国内区域差距显著,呈东贫西富、北贫南富之势。倘若没有联邦政府的财政介入以及财政转移,州政府尤其城镇政府必将捉襟见肘。联邦政府的教育财政虽在10年内实现倍增,但几乎一概以竞争性项目来运作,如高等教育领域的卓越计划,州际与校际分化愈加激烈。社民党视解禁合作禁令为“标杆工程”。解禁须经由联邦议会与联邦参议会2/3表决赞成。此次,联盟党与社民党再度携手执政。为突破组阁僵局,默克尔所偿付的代价,其一便是接受社民党的解禁愿望。

通过修宪,德国联邦财政资助得以惠及所有城镇,而非仅限于财政短缺的城镇,从而引导教育政策从联邦制走向合作型。其实,解禁意愿的萌动也已跨越政党窠臼。去年夏天,联邦政府与各州政府共同推出10年来德国最大教育资助项目,至2022年为改建全国中小学校投入35亿欧元。就此,联邦议会和联邦参议会实现修宪。为实施强势投资计划和数字化学校建设计划,今年5月2日,德国联邦内阁通过修宪决议。当然,鉴于各州的文教主权神圣不可侵犯,联邦财政仅为补充而非替代。

亮点:重振职教

在教育政策上,“联邦政府应该拥有新的执行力”。德国新任联邦教科部部长卡利契克说。与拥有博士学位与教授头衔的两位前任部长相比,卡利契克的教育履历实属“卑微”:拥有两个职业教育文凭,先后在德意志银行和家族旅馆从业;为人之母,退守家庭,在开放大学完成企业经济学专业硕士学业;以家长身份逐渐跻身政坛,2013年进入联邦议会,担任联盟党议会党团秘书长。卡利契克的履新必然为联邦教育政策烙上鲜明印记:重振职业教育雄风。

15—24岁青年失业率,欧盟均值为22.2%,德国最低,仅7.7%,双元制职业教育厥功至伟。4月18日发布的《德国职业教育年度报告2018》却为这个功勋模式开列病例清单。2016年10月至2017年9月,603500名青年向联邦劳工署应聘学徒名额。572000个名额可供支配,但真正跨入学徒生涯的仅523300名,48900个名额遭到闲置,为20年来新高。文理中学毕业文凭乃大学深造的唯一入场券,今日却替代职业预校学历,成为跨入职业教育的“硬通货”。2016年的学徒应聘者,文理中学毕业生首次超过职业预校毕业生。一方面,职业预校毕业生对职业教育望洋兴叹;另一方面,文理中学毕业生因缺乏生涯规划而甘愿蛰居高校。德意志青少年基金会责备家长与教师给孩子灌输学历主义思想。对其而言,学历决定一切,学什么则无所谓。

以革新职业教育为支点,默克尔新一届内阁力图主导劳动力市场转型,造福人人——既强化职业启蒙教育,在普通高中普及职业生涯教育,又提高职教师资质量,设立职校教师发展卓越中心,把职教师资数字化培训增列为教师教育质量提升计划的重点。洪堡传统与双元制特色,孰高孰低?实无贵贱之分。以一介工匠执掌联邦教科部,卡利契克颠覆的是对高等教育与职业教育泾渭分明的刻板印象,开辟的或许是一条大国教育特色之路。此次磋商,卡利契克与我国教育部部长陈宝生签署《关于深化高等教育和职业教育领域合作的联合意向性声明》。让高等教育与职业教育比翼齐飞,此乃中德两个大国教育合作的灿烂前景。

(作者单位:上海师范大学国际与比较教育研究院)

《永利娱乐》2018年07月13日第5版 

0 0 0 0
分享到:0

相关阅读

最新发布
热门标签
点击排行
热点推荐

工信部备案号:京ICP备05071141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1012013005

澳门永利娱乐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Copyright@2000-2018 www.windowprettie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58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