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综合新闻 学前教育 基础教育 高等教育 职业教育 家庭教育 国际教育 民族教育
首页>检索页>当前

亚太地区共同描绘教育蓝图

发布时间:2018-01-26 作者:本报记者 张东 来源:永利娱乐

亚太地区首个面向2030教育发展蓝图的行动计划近日出台。本报特邀亚太经合组织人力资源发展工作组教育网络协调人王燕讲述——

“我们认可实施《亚太经合组织教育战略2016—2030》的进展,并欢迎其《行动计划》指导我们的工作,以提升亚太经合组织地区的素养、创新与就业。”2017年11月10日至11日,亚太经合组织(APEC)第二十五次领导人非正式会议在越南岘港举行,亚太经合组织高官会审议通过了亚太地区第一个面向2030教育发展蓝图的行动计划,亚太经合组织联合部长会发布了包含这句话的《联合部长声明》。

《亚太经合组织教育战略2016—2030》是亚太经合组织成立以来首个教育领域的愿景规划文件。中国在这项关于整个亚太地区教育、经济和社会发展战略及其行动计划的倡议、商定和出台过程中,不仅仅是一个参与者,更是一个协调者和引领者。

那么,在中国的倡议和牵头之下,亚太经合组织成员经济体如何通过讨论、协商,达成这一广泛合作、多赢的目标性文件及其具体行动计划?记者近日采访了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国际交流处处长、亚太经合组织人力资源发展工作组教育网络协调人王燕,请她来讲述这份文件酝酿与出台的故事。

记者:《亚太经合组织教育战略2016—2030》由中国首倡,您作为亚太经合组织教育网络协调人,能否介绍一下它的背景?

王燕:2014年,亚太经合组织峰会在中国北京召开。作为“东道主”,中国在这一年取得了很多成果。2015年,我开始担任亚太经合组织教育网络协调人。随着科技的快速发展,世界的变化日新月异,亚太地区也面临许多新问题和新挑战,教育也有必要彼此借鉴、协同发展。在2015年菲律宾召开的亚太经合组织教育网络年会上,中国提出了“教育战略”的倡议,得到了成员经济体的积极响应。

作为亚太地区一个重要的经济体,中国近年来在教育领域的改革取得了很大进展,无论是入学率和升学率,还是教育规模和质量方面,因此,中国有能力,也有责任提出这项倡议。

2016年,经过一年多的酝酿、研讨和磋商,《亚太经合组织教育战略2016—2030》经第六届亚太经合组织教育部长会议审议通过,并纳入2016年《亚太经合组织领导人声明》。我们鼓励各经济体依据《亚太经合组织教育战略》所确立的原则开展合作,促进亚太区域内的教育发展。该战略明确了构建一个强大而富有凝聚力、以包容性和优质教育为特征的亚太经合组织教育共同体的途径,以此支撑可持续经济增长,增进社会福祉,提升职业素养,加速创新,增加就业。

2017年年底,《亚太经合组织教育战略行动计划》经亚太经合组织高官会审议一致通过,并写入了《亚太经合组织联合部长声明》。

记者:在您看来,为什么亚太经合组织需要教育战略?教育,对于亚太地区的经济社会发展来说,有何重要意义?

王燕:亚太经合组织成员面临着很多共同的问题与挑战,例如,21世纪素养是大家共同关切的问题,创新是所有经济体的追求,而青年就业也是很多政府关注的问题。这些问题怎么解决?在亚太地区,各个经济体需要集思广益,将教育改革发展的思路、经验和观点融合起来,共同推动整个地区的教育发展,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有助于推动亚太地区经济社会的发展。

因此,经过多轮商讨,亚太经合组织成员形成共识,将提升公民素养、加速创新、提高就业能力作为亚太地区教育战略的总目标,努力推进亚太地区的教育改革,希望到2030年建成以包容和优质为特色的教育共同体,为可持续性经济增长以及所有亚太经合组织成员的社会福祉与就业提供支撑。

记者:作为亚太经合组织教育网络协调人,您的具体工作是什么?

王燕:教育战略关系整个亚太地区所有经济体的共同未来,在该战略和行动计划制定的过程中,澳大利亚、文莱、加拿大、智利、中国、中国香港、印度尼西亚、日本、韩国、马来西亚、墨西哥、新西兰、巴布亚新几内亚、秘鲁、菲律宾、俄罗斯、新加坡、泰国、美国、越南等21个成员经济体都参与了起草与修改,而且联合国教科文组织(UNESCO)、世界银行(World Bank)、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世界教育创新峰会(WISE)以及环太平洋大学联盟(APRU)等国际组织的代表也贡献了各自的观点、经验和建议。作为教育网络协调人,我的工作是召集成立工作组与咨询委员会,组织并主持会议、听取意见、总结观点,协调各方起草并修改教育战略及其行动计划的内容。

在这个过程中,各个经济体和国际组织的代表就亚太地区有关素养、创新与就业的问题和挑战进行了深入研讨,例如,如何更好地强化质量保证体系、资格框架和技能认证;如何加强跨境教育和学术人员流动,拓展不同教育阶段和领域之间的个人发展通道;如何促进教育现代化提升公民素养;如何增加教学过程中教育技术的使用;如何促进教育教学实践中的科学、技术与创新;如何加强政产学在研发和创新方面的合作,加速创新;如何促进政府、学校、企业与其他教育培训利益相关方的合作;如何培养以就业与创业为导向的21世纪素养;如何促进从教育到就业的过渡等。

记者:在历时三年的过程中,您觉得最困难的工作是什么?

王燕:因为教育战略和行动计划的起草工作涉及亚太经合组织各个经济体不同的视角、出发点与期望,所以每次会议并不是各经济体简单的观点陈述,会有不同的意见,甚至是很激烈的讨论,有时会议一直持续到深夜。从文件的初稿到最终成形,其间经历过多轮的会议、讨论、修改、论证、表决等。

这是一个复杂而又细致的工作,需要分析并综合来自发展程度差别很大,文化背景、教育与管理体制也有所不同的经济体的意见和建议,还要遵循亚太经合组织的工作规则,而且,工作语言是英语。这些复杂的现实情况交织在一起,很容易导致问题的产生,使工作遇到困难,但是最终还是实现了预期目标。

记者:对于中国、亚太地区甚至整个世界的发展来说,亚太经合组织的教育战略和行动计划有何意义?

王燕:一个国家在教育上的国际地位体现在能发挥什么样的引领作用。对于中国来说,这次教育战略和行动计划的提出和制定,是我们深度参与全球治理的体现。

从教育的角度来讲,通过这样的一次尝试,我们能够把握亚太地区的最新动态和未来规划,在长期的交流与合作中,亚太经合组织各经济体也可以学习彼此应对教育发展问题和难题的政策和成功经验。

希望并相信在提升公民素养、推进创新、增加就业等方面,教育战略和行动计划能够发挥积极的作用。

    教育行动计划工具和手段

以下部分为规划和实施基于《亚太经合组织教育战略》对教育项目提供的指导方针,各经济体可以在适合其内部情况的条件下采用。

    提升素养

行动1:巩固质量保证体系、资格框架和加强技能认证

亚太经合组织成员经济体将在适合各自情况的前提下,确定并推广有关资格体系的良好实践,其中包括在线教育的质量保障;将共同致力于加强该地区的技能认证,建立对亚太经合组织经济体资格体系的信任与信心;将致力于分享职业标准的知识和实践,以提高全球素养;将在适合其内部发展情况的前提下,确保全球素养被纳入资格与技能认证。

行动2:促进跨境教育、学术流动和各级教育之间的个体流动

各经济体将在适合各自情况的前提下,鼓励对各自教育和培训机构的认证,例如在可行的情况下,公开通过认证的教育和培训机构的相关信息;将分享跨境教育的良好实践,包括教育提供者、学生和学术的流动性以及在线教育,旨在增强透明度,改进办学的模式与方法;将制定并分享能够促进在教育机构、经济体内部和经济体之间流动路径的策略;将通过现实和虚拟交流、双学位和联合学位课程、三明治课程、浸入式课程、短期留学课程和实习项目,促进教师和学生的学术交流;将适时支持职业技术教育与培训双资格项目的实施,为学习者提供出国学习的机会,拓宽其技术和软技能。

行动3:教育体系现代化

各经济体将在适合各自情况的前提下,通过使用技术,如网络课程、采用以学生为中心的教育材料的开放型课程以及创新的学习评估方式改善学生学习效果;将推广学校管理的良好实践,重点培养学校领导,制定学校领导的专业标准,培养学校领导力技能;将运用技术促进教育公平;将提高教师素养,使其更好地服务于少数民族学生、农村学生及其他缺乏相关服务的群体;将推广终身学习,使每一个人都能够充分发挥其潜能;将针对好的教育规划过程进行研究,为未来的教学工作奠定基础。

    加速创新

行动1:在教学过程中加强教育和技术手段的应用

各经济体将支持在教学中创新使用与信息和通信技术有关的框架、研究和良好实践,培养学生未来所需的技能;将致力于推广学习分析工具的应用,为学生提供个性化学习通道;将推广语言教育,提升全球素养,并认可在多元文化和复杂工作环境中,多语种能力与创造性地解决问题的能力之间的相关性;将支持各教育阶段的学习者培养适当的技术能力。

行动2:提升教育与教学实践中科学、技术和创新的重要性

各经济体将在适合各自情况的前提下,在教师培训和评估的过程中加强对技术的使用,以此改善教学实践;将通过开发高质量课程和创新教学策略(重点关注妇女和女孩),利用前沿技术普及STEM知识;将支持使用数字和远程学习平台的项目,提供灵活的学习机会;将利用信息通信技术,促进数字和远程劳动力开发,并为技术和职业培训开辟其他途径。

行动3:促进政府—产业—学界在研发和创新方面的合作

各经济体将支持拓展政府、产业和学界伙伴关系的项目,促进教育创新;将鼓励有关教育研究以及研究性基础设施政策信息分享,促进跨部门和跨境合作;将分享商业和产业合作的良好实践,以取得更多教育成果。

    提高就业能力

行动1:促进政府、高等教育及职业技术教育与培训机构、企业和教育培训利益相关方之间的合作

各经济体将鼓励高等教育、职业技术教育与培训机构和产业之间建立联系和伙伴关系,在政策、课程方面开发与工作相关的培训与工学结合项目;将鼓励教育与培训部门和行业进行合作,分享通用行业的职业标准(例如通过一个开放的标准数据库),由此促进劳动力、学者和学生的流动;将对受技术快速发展影响的大学毕业生和职业技术教育与培训项目毕业生进行研究,以适应劳动力市场的需求。

行动2:培养21世纪工作和创业素养

各经济体将在适合各自情况的前提下,推进公私伙伴关系和政策发展,以促进21世纪技能在教育中的融合;将实施政策和项目,重点关注行业具体的职业培训和劳动力市场未来可能需要的技能,如创造力、职业道德和批判性思维、创业技能和软技能;将在适合各自情况的前提下,在亚太或其他区域资格框架、区域质量保障框架(如建筑师计划、工程师专业能力“实质等同性”协议、职业技术教育与培训技能认可与流动综合参考框架)的基础上取得更多成绩。

行动3:实现从教育到工作的顺利过渡

各经济体将为学生提供更多机会,在正式和非正式的体系中进行工学结合与问题导向的学习,帮助学生获得实践技能,提高就业能力;将为学生或受训者提供更多关于创业和职业规划方面的教育培训机会;将通过提高对就业、专业、薪资和职业发展的认识,鼓励学生更多地参与职业技术教育与培训;将在适合各自情况的前提下,为参与职业教育与培训的学生提供奖励。

    ——摘自《亚太经合组织教育战略行动计划》

亚太经合组织教育战略的缘起

自亚太经合组织成立至今,教育是区域合作中的一个重要领域,并且通过以下几个方面促进亚太地区可持续的经济增长与繁荣:

●传授知识和技能,提高人们在劳动力市场中的生产力和竞争力。

●建设健康、稳定的社会,培养负责任的、忠诚的公民,推进社会进步与繁荣。

●通过增进相互理解,加强人们对不同文化的理解,增强人文交流,提升国际事务的参与度。

如今,面对地区及全球经济环境快速变化,尤其是第四次工业革命带来的巨大挑战,亚太经合组织各经济体达成共识,有必要在各经济体之间建立起一个关于教育、培训与终身学习的总体框架。

《亚太经合组织教育战略》经2016年10月举行的第六届亚太经合组织教育部长会议通过,确立了发展包容性、优质教育的共同愿景,并确定了教育发展的三大目标与九大优先行动,以确保教育倡议与亚太经合组织核心目标相一致。

    ——摘自《亚太经合组织教育战略2016—2030》

亚太经合组织教育战略目标

到2030年,亚太经合组织将建成以包容和优质教育为特色的强大而紧密的教育共同体,促进可持续性经济增长,增进亚太经合组织成员经济体公民的社会福祉,并提高其就业能力。

目标一:提升素养

到2030年,亚太经合组织成员经济体能够在适合各自情况的前提下,强化其质量保证体系、资格框架和技能认证;能够加强跨境教育和学术交流,拓展同一教育阶段和不同教育阶段之间的个人发展通道;能够建立更先进的现代化教育体系。

目标二:加速创新

到2030年,亚太经合组织成员经济体能够在教学过程中更好地运用教育和技术能力;将会促进科学技术创新和教育教学实践的融合;能够增加在研发和创新领域的政府产业—学界合作。

目标三:提高就业能力

到2030年,亚太经合组织成员经济体能够加强政府、高等教育和职业技术教育培训(TVET)机构、企业和教育培训利益相关者之间的合作;将在各教育阶段、各类教育培养公民的21世纪素养,以增强其工作和创业能力;成员经济体的学生能更加容易地实现从教育到工作的过渡。

    ——摘自《亚太经合组织教育战略行动计划》

《永利娱乐》2018年01月26日第5版 

0 0 0
分享到:0

相关阅读

最新发布
热门标签
点击排行
热点推荐

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备案号:1101083516号 工信部备案号:京ICP备05071141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1012013005

澳门永利娱乐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Copyright@2010-2020 www.windowprettie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