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检索页>当前

光荣的荆棘路

发布时间:2019-01-29 作者:安徒生 来源:中国教师报

随看随想

汉斯·克里斯汀·安徒生(1805—1875),这位丹麦的童话作家,或被誉为“现代童话之父”,或被誉为“世界儿童文学的太阳”都不为过。安徒生童话是至真至善至美的诗篇,是人类灵魂不竭的甘泉。

人谁不知安徒生,人谁不爱安徒生?

《光荣的荆棘路》是安徒生童话中比较特别的一篇:更像是一首散文诗。它历数人类文明史上为真理、为科学、为正义、为自由、为民众而献身的十来位英雄和战士的事迹,给我们展现一条充满荆棘的路,一条光荣的路。

“人间正道是沧桑”。人类前行的路,仍然充满荆棘;当然,也充满光荣。(任余)

从前有一个古老的故事叫“光荣的荆棘路”。一个叫作布鲁德的射手得到了无上的光荣和尊严,但是他却长时期遇到了极大的、冒着生命危险的困难。我们大多数人在小时候已经听到过这个故事,可能后来还读到过它,并且也想起自己没有被人歌咏过的“荆棘路”和“极大的困难”。故事和真事没有什么很大的分界线。不过故事在我们这个世界里经常有一个愉快的结尾,而真事常常在今生没有结果,只好等到永恒的未来。世界的历史像一个幻灯。它在现代的黑暗背景上,放映出明朗的片子,说明那些造福人类的善人和天才的殉道者在怎样走着光荣的荆棘路。

这些光耀的图片把各个时代、各个国家都反映给我们看。每张片子只映几秒钟,但是它却代表一生,有时是整个时代——充满了斗争和胜利。我们现在来看看这些殉道者行列中的人吧——除非这个世界本身遭到灭亡,这个行列是永远没有穷尽的。

我们现在来看看一个挤满了观众的圆形剧场吧。讽刺和幽默的语言像潮水一般从阿里斯托芬的《云》喷射出来。雅典最了不起的一个人物,在人身和精神方面,都受到了舞台上的嘲笑。他是保护人民反抗“三十僭主”的战士:他名叫苏格拉底,他在混战中救援了亚西比德和色诺芬,他的天才超过了古代的神仙。他本人就在场。他从观众的凳子上站起来,走到前面去,让那些正在哄堂大笑的人可以看看,他本人和戏台上的那个嘲笑对象究竟有什么相同之点。他站在他们面前,高高地站在他们面前。

七个城市国家在彼此争辩,都说荷马是在自己城里出生的——这也就是说,在荷马死了以后!请看看他活着的时候吧!他在这些城市里流浪,靠朗诵自己的诗篇过日子。他一想起明天的生活,头发就变得灰白起来。他,这个伟大的先知者,是一个孤独的瞎子。锐利的荆棘把这位诗中圣哲的衣服撕得稀烂。

但是他的歌仍然是活着的,通过这些歌,古代的英雄和神仙也获得了生命。

图画一幅接着一幅地从日出之国、从日落之国现出来。这些国家在空间和时间方面彼此的距离很远,然而他们却有着同样的光荣的荆棘路。生满了刺的蓟只有在它装饰着坟墓的时候,才开出第一朵花。

骆驼在棕榈树下面走过。它们满载着靛青和贵重的财宝。这些东西是这国家的君主送给一个人的礼物——这个人的歌是人民的欢乐,是国家的光荣。嫉妒和毁谤逼得他不得不从这国家逃走,只有现在人们才发现他。这个骆驼队现在快要走到他避难的那个小镇。人们抬出一具可怜的尸体走出城门,骆驼队因为这送葬的队伍而停下来了。这个死人就正是他们所要寻找的那个人:菲尔多西——他在这光荣的荆棘路上一直走到生命终结!

在葡萄牙的京城里,在王宫的大理石台阶上,坐着一个圆面孔、厚嘴唇、黑头发的非洲黑人,他在向人求乞。他是卡蒙斯的忠实的奴隶。如果没有他和他求乞得到的许多铜板,他的主人——叙事诗《卢济塔尼亚人之歌》的作者——恐怕早就饿死了。

现在卡蒙斯的墓上立着一座贵重的纪念碑。

还有一幅图画!

铁栏杆后面站着一个人。他像死一样的惨白,长着一脸又长又乱的胡子。

“我发明了一件东西——一件许多世纪以来最伟大的发明,”他说,“但是人们却把我放在这里关了二十年!”

他是谁呢?

“一个疯子!”疯人院的看守说,“这些疯子的怪想头才多呢!他相信人们可以用蒸汽推动东西!”

这人名叫萨洛蒙·得·高斯,蒸汽动力的发现者,黎塞留读不懂他的预言性的著作,因此他死在疯人院里。

现在,哥伦布出现了。街上的野孩子常常跟在他后面讥笑他,因为他想发现一个新世界——而且他居然发现了。欢乐的钟声迎接他的胜利归来,但嫉妒的钟声敲得比这还要响亮。他,这个发现新大陆的人,这个把美洲黄金的土地从海里捞起来的人,这个把一切贡献给他的国王的人,所得到的报酬是一条铁链。他希望把这条链子放在他的棺材里,让世人可以看到他的时代的人对他的贡献所给予的回报。

……

人类啊,当灵魂懂得了它的使命以后,你能体会到在这清醒的片刻中所感到的幸福吗?在这片刻中,你在光荣的荆棘路上所得到的一切抑郁和创伤——即使是你自己所造成的——也会痊愈,恢复健康、力量和愉快;噪音变成谐声;人们可以在一个人身上看到上帝的仁慈,而这仁慈通过一个人普及到大众。

光荣的荆棘路看起来像环绕着地球的一条灿烂的光带。只有幸运的人才被送到这条路上行走,才被指定为建筑那座连接上帝与人间的桥梁的、没有薪水的工程师。

历史拍着它强大的翅膀,飞过许多世纪,同时在光荣的荆棘路的这个黑暗背景上,映出许多明朗的图画,来鼓起我们的勇气,给予我们安慰,唤醒高贵的思想。这条光荣的荆棘路,跟童话不同,并不在这个人世间走到一个辉煌和快乐的终点,但是它却超越时代,走向永恒。

(选自安徒生《安徒生童话》,叶君健译,中信出版集团2018年9月第1版)

《中国教师报》2019年01月30日第9版 

0 0 0 0
分享到:0

相关阅读

最新发布
热门标签
点击排行
热点推荐

工信部备案号:京ICP备05071141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10120170024

澳门永利娱乐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Copyright@2000-2018 www.windowprettie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5840号